QQ客服热线

新闻中心

HOME > 新闻中心 > 行业新闻

天津展落幕,留给行业的反思发布时间:2014-2-19 11:42:44
2014天津展

  三月末,2014年天津展历经三天的时间圆满落幕,少了半裸模特,少了歌舞表演,却创造了电动车行业展会历史的新纪元。官方数据显示,今年的天津展共吸引参观者30万人,尤其是开展首日,就有20万人参加了这一盛会。(即使除去水分,这依然是非常惊人的数据)单从这种历史少见的规模足 以看出天津展在行业的霸主地位。

  展会已经结束,留给我们的话题足够讨论大半个月的时间了。
  大家有空的话可以逛逛几个行业网站,看看主要位置的新闻报道,基本上呈现出歌舞升平皆大欢喜的良好局面,满篇都是各参展品牌如何如何NB的高大上论断,当然了,没有最NB,只有更NB。
  奇怪的是,如此多的报道中,基本上没有提及行业正在面临的挑战和危机。今天我就斗胆当一回恶人,扒掉哪些靓丽的外壳,说点真话。
 

产品创新乏力,同质化严重

     不用多说,大家都很清楚这些情况。很多中小企业一边喊着要走差异化路线,一边又照着竞争对手的热卖车型copy一遍。
  前面看过很多报道,“笔者、小编们”对各参展品牌歌功颂德,如何开创新品类,如何引领产品创新潮流之类的飞机稿,味同嚼蜡。

  纵观行业近几年在产品创新上取得的有限成果,大部分企业都是被动的模仿和抄袭,基本上处于你抄我,我抄他,他又抄你的尴尬境地,这种现象不仅在中小型品牌中盛行,甚至很多大品牌也这么干。这么干的直接后果就是,大家再次陷入价格竞争,因为你有车款其他人照样有,甚至在你之前的基础上还做了改进。纵观行业,很多企业都陷入了创新瓶颈,极少能看到让人眼前一亮的新品,很多展位的车款都大同小异。
  参加过展会的人都应该知道,除了极少数的车款之外,大部分展位的车款换个logo可以放到其他任何一个展位上,而你根本看不出哪里不对。
那些极少数没有被抄袭的车款,多是半成品或者概念车,市场化程度都比较低,说白了就是,没有抄袭模仿的价值。举个不恰当的例子,就好比市场上有很多山寨的iphone和三星,却看不到山寨的诺基亚功能机。
  举一个大家都看得到的例子,雅迪的x战警去年上市,引来不少关注,但是今年的展会上,这款明星车多次出现在不同品牌的展位上,名字或有变化,“战警”,或者直接就用“x战警”,虽然雅迪没有参展,但是很多雅迪的工作人员和经销商肯定来了不少,他们看到后会作何感想。
 

政策环境扑朔迷离

  上个月,大家都在关心“飞机去哪儿了”,没过几天文章一出轨,大家立刻把飞机的事情抛到了脑后,纷纷质问文章,“你的节操去哪儿了”。
        说这事儿的意思是,问问那些谁谁谁们,电动车行业的新国标去哪儿了?
  其实,所谓的新国标忽悠了我们这么多年,大家都已经习惯了,很多人爱答不理,一些地方政府对电动车时不时的出台一些高压政策,搞得商家消费者人心不安。

   电动自行车最大的消费群体仍然是普通老百姓。就像房价问题、食品价格问题一样,电动自行车新国标的问题一直影响着整个行业,以及近2亿消费者的利益。
  几乎每年在大型行业展会举办的时候,总有风声放出来,说新国标即将出台,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新国标依然扑朔迷离。
  相比以往,今年对新国标的论断更加靠谱,去年年底有消息说,新国标会在今年两会期间出台。当然,受雾霾和城市交通问题祸害已久的人大代表们,很多人都提出了支持新能源产业发展的提案,但是那几个人大代表多是大型汽车企业的老董,他们压根没把电动自行车放在眼里。国家即使关注和支持新能源产业,首先要照顾的自然是新能源汽车,电动自行车还得靠边站。两会过后,如我们所愿,新国标再次泡汤。
  今年的天津展期间,某行业领导再次放话,新国标将在五一后出台,不管信不信,我们先呵呵吧。
  对于大部分从业者而言,既然已经等了这么多年,也不在乎多等上个两三年,三五年,或者是十来年吧。
 

如何从容应对新媒体的挑战

  去年,有一个词非常热门,叫互联网思维,加上腾讯微信、支付宝钱包、雷军小米、马佳佳泡否等案例,迅速演化成传统产业应用新兴互联网改造自我的重要途径。
  这几年,传统产业不得不承认新兴的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巨大冲击,在这一浪潮中,少数企业抓住了机遇,迅速转型并度过了危机。看着苏宁易购,小米手机,乐视TV等品牌的快速崛起,很多人开始以“用互联网思维来改造××行业”为话题,大胆的设想,更多传统产业即将迎来的新局面。
这里,我们不妨“用互联网思维来改造一家电动车企业”作为命题。假如雷军要来做电动车,他会怎么做呢?

  从技术上,小米的电动车必须有独特之处,也必须是智能车,还得是性能上足够发烧,肯定少不了把MIUI系统安装在电动车上,与智能手机形成互动;其次是粉丝经济,小米在自己的社区建立电动车专区,形成一批电动车的发烧友和忠实粉丝;最后就是销售,当然得限量发售了,每周二大家一起抢。听起来够刺激吧。
  如果这些假设都成立,那么雷军来做小米电动车说不定就能成功呢,那个小米电视、小米路由器不是都搞出来了吗。
  进一步假设,雷军通过移动互联网、微信等新媒体建立起完整的销售和服务网络,他只负责研发,生产组装全部外包,同时提供消费者定制化的产品,配置、色彩都是消费者自己说了算,省去了渠道商家这一环节,成本削减,保障利润。
  再假设,多年以后,经过大洗牌,市场上最终留下的品牌不超过十家的时候,其中肯定少不了像格力和万达这样有实力,并且依靠传统经营模式生存下来的大品牌。如何把他们拉下马才是互联网企业们最艰巨的任务。